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情侣骑摩托遭协警追赶1死1伤 两车被鉴定未碰撞-西部网

2017-04-12 17:30

  2017年2月13日,利勇锋的家属向澎湃新闻提供两份鉴定结果。随后,河源市公安局公共关系科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两份鉴定结果属实。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摩托车的驾驶人是利勇锋,他的血液检测结果显示,事发时,利勇锋没有喝酒、没有吸毒。他的尸检结果显示,其符合在交通事故中与钝性物体碰撞、刮擦致颅脑损伤而死亡。利勇锋的家人告诉澎湃新闻,利勇锋无违法犯罪记录。

  利勇光告诉澎湃新闻,家属已于2017年1月9日向河源市源城区检察院递交调查申请,该检察院答复称涉及追究刑事责任,属于控告,会在收到调查申请后的三个月会给予书面答复。

  利勇光向澎湃新闻提供一段录音显示,一名李姓副队长没有提及事件的相关调查情况,直接和死者家属谈赔偿金额问题,家属一方提出220万元的赔偿要求。录音中,李姓副队长称,如果同意100万,双方现在就可以签字了,并反问家属:难道死者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上述通报表示,事发后,该局高度重视,除做好伤者的救治工作和死伤者家属的安抚工作外,还成立“12?1”交通事故调查组,依法对事故进行调查,并已委托有关社会司法鉴定机构对涉事车辆的安全性能、车辆速度及碰撞情况进行检验和鉴定;同时,该局警务督察部门已介入调查,如果发现执法过程中存在问题,查实后将依法依规处理。

  利勇锋、邱秀玲均是广东河源人,两个多月前,他们是一对即将进入婚姻的情侣,然而2016年12月1日的“一次意外”,让他们阴阳相隔。

  卢胜凯说,女儿邱秀玲一想到“那件事”,知道未婚夫没了,就很伤心,会大声哭。卢胜凯担心邱秀玲会留下后遗症,甚至会残疾。

  在广州三九脑科医院的病房里,经过两个多月的持续治疗,邱秀玲的病情有所好转,但由于脑部受伤严重,她只能简单与人交流,无法回忆讲述事发时的情形。

  就上述录音内容,2月14日,澎湃新闻电话联系李某某,李某某表示,按相关纪律要求,他本人不能回应。

  这个春节,49岁的卢胜凯没有回家,她一直守在广州三九脑科医院的病床前,安慰着说话仍旧困难的邱秀玲,并担心女儿日后会残疾。

  针对此事,河源市公安局曾通报称,2016年12月1日16时左右,该局交通治安整治组在市区滨江大道开展交通治安违法整治行动时,发现当事人利勇锋驾驶摩托车(经查已报废)搭乘邱秀玲(当时未戴安全头盔)存在交通违法行为,整治组成员驾驶警用摩托车鸣警笛并多次口头要求利勇锋停车接受检查。然而,利勇锋却驱车加速前进,行至滨江大道距迎客大桥约100米路段时,当事人所驾摩托车失控撞向路边绿化树上,事故造成利勇锋当场死亡,邱秀玲受伤。

  针对利勇光的上述说法,澎湃新闻曾多次联系源城区检察院,未获得答复。2月15日上午,河源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据他从源城区检察院了解,事件目前仍在调查中,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

  事件的调查结论未出、责任划分未出,上述100万元赔偿的依据是什么?对此,河源市公安局黄姓负责人回应称,“业务上不是我回答的范围”。

  死者家属称曾拒100万元赔偿

  2016年12月7日,河源市公安局公共关系科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追车的是两名协警,违法行为是后座的邱秀玲没戴头盔;两名涉事协警目前已接受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针对“涉事协警有脚踹动作”的说法,该负责人回应称,相关情况有待调查确定,该局会公平公正处理此事,“该负的责任肯定会负”。

  《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第七十三条规定,除机动车驾驶人驾车逃跑后可能对公共安全和他人生命安全有严重威胁以外,交通警察不得驾驶机动车追缉,可采取通知前方执勤交通警察堵截,或者记下车号,事后追究法律责任等方法进行处理。

  此外,卢胜凯还向澎湃新闻表示,女儿邱秀玲的治疗费用由河源市公安局垫付,至今已花约25万元,但中途由于两次欠费(注:指1月3-4日、1月15日-18日),曾两次断药。广州三九脑科医院医护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由于欠费,邱秀玲曾两次短暂停药。

  事发两个多月后,2017年2月14日,河源市公安局一名黄姓负责人回复澎湃新闻称,由于伤者邱秀玲尚未完全清醒,且未做笔录,故调查仍在进行中。

  因欠费,伤者曾两次短暂断药

  同样没有过好春节的还有利勇光一家。利勇光说,家里没有贴对联,没有放烟花爆竹,一家人也没心思走亲访友,因为弟弟利勇锋还躺在殡仪馆的冰柜里。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智勇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摩托车上的当事人未戴头盔,属于普通交通违规行为,依照有关执法规范交警不能因此而追车。根据相应法律法规,协警不能单独执法,假如两名协警私自决定追车3公里,导致此次严重后果,可能涉嫌滥用职权。张智勇说,具体到该事件,假如经调查涉事两名协警有拉人、脚踹等行为,并直接导致对方翻车、车毁人亡,还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

  2017年2月14日,利勇光向澎湃新闻表示,弟弟利勇锋的尸体至今未下葬,仍储存在殡仪馆的冰柜里。

编辑:

  一份鉴定结果显示,死者利勇锋所驾驶的粤P81442号普通摩托车发生事故前经过视频监控录像画面中参考线L的行驶速度为80.57km/h。另一份鉴定结果显示,根据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及受检二车痕迹比对,受检二车的痕迹在位置、高度、形态上不存在对应关系,粤P81442号普通摩托车车身与粤P9171警号普通二轮摩托车车身无发生过接触碰撞。

  利勇光透露说,2017年1月24日,河源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副队长李某某曾出面和他们协商,称若按交警全责计算,算出赔偿金共计98万元,再加上2万元,愿意以100万元赔偿死者。利勇光表示,他们拒绝这个赔偿方案,因为接受不了“这只是一场普通交通事故”的说法。

  死者利勇锋的哥哥利勇光此前向澎湃新闻表示,事后曾有目击者向家属透露,在摩托车撞到绿化带的瞬间,追车的“交警”有脚踹动作。2016年12月8日,河源市公安局公共关系科相关负责人答复澎湃新闻称,事发当日,该局已成立调查组,两名涉事协警已接受调查,事件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针对“涉事协警有脚踹动作”的说法,该负责人回应称,相关情况有待调查确定,该局会公平公正处理此事。

  2016年12月1日,疑因未戴头盔,广东河源一辆女式摩托车遭一辆警用摩托车追车拦截,两车僵持3公里后,女式摩托车撞上绿化带,车上的一对情侣一死一伤。该事件经澎湃新闻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

  两辆摩托车被鉴定无发生接触碰撞

  2月15日上午,澎湃新闻从河源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处证实,目前,河源市源城区检察院已介入调查,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卢胜凯表示,她曾多次找河源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沟通此事。对此,上述河源市公安局黄姓负责人表示,邱秀玲的治疗费用有救助资金垫付,治疗不会有问题。

  澎湃新闻此前实地走访发现,事发路段滨江大道双向6车道,限速60km/h,远离市区,路上过往车辆不多;在利勇锋被追车的3公里路段中,共经过3处监控和3处红绿灯;最后车毁人亡的事发地点附近没有居民点,距离此处最近的一处监控也在600米开外。

  2月14日,张智勇向澎湃新闻表示,具体到该事件,家属可向当地检察院提出控告,由检察机关决定是否立案侦查。

网站统计
RSS